代理百家乐 - 俄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我们并不支持

代理百家乐

代理百家乐,代理百家乐
首页 >

作者:百步飞剑 关注人气:82℃

俄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我们并不支持特朗普

俄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我们并不支持特朗普

   文|童彤  “大家都在夸希拉里,我想发出点不同的声音,”10月23日,北京大学“北阁对话”的公开论坛上,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在自己的发言环节这样说道,“我不是说特朗普比希拉里好,但是特朗普确实更加灵活。” 话毕,坐在旁边的英国前外交大臣大卫·米利班德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公开论坛上,各与会嘉宾关于美国大选都发言表达了对希拉里的赞赏,只有科尔图诺夫对两位候选人不置可否。论坛外,他却表示,俄罗斯并不支持特朗普,希拉里当选的可能性更大。  安德烈·科尔图诺夫毕业于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现任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曾在前苏联科学院美加研究院获得副博士学位的科尔图诺夫对美俄关系、国际事务都有着自己的研究和见解。  10月21-23日,科尔图诺夫先生应邀参加了北京大学“北阁对话”第三届年会。会议期间,他畅谈俄罗斯在国际社会的处境和立场,也对有关中俄合作、美国大选、叙利亚问题及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的相关话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关于中俄合作:“中俄民间的交流合作不够充分和完善”  问:中俄两国友谊源远流长,目前更是“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在国际事务方面,两国可以进行哪些合作?  答:首先,你提到了中俄两国的友谊。中国和俄罗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国家,历史发展进程不同,国情也迥异。近几年来,中俄两国的双边关系取得了较大进展,但仍旧存在一些问题。在经贸领域,双边合作的机制还有待加深;而在人文领域,中俄两国的合作还停留在政府层面。因此,尽管两国关系“又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但中俄民间的交流与合作仍旧不够充分和完善。我认为,我们两国的双边关系仍旧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和可能。  在国际事务领域,中俄两国也有较大的合作空间,例如:与恐怖主义、极端主义作斗争、维护周边地区和国家的安全和稳定等。比如说,中亚地区,这一地区既是俄罗斯利益相关的地区,又与中国的利益相关。中俄两国在中亚地区的地缘政治和经贸关系上可以进行合作。具体的合作形式,主要还是在各国际组织和区域一体化组织的框架下进行,比如: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沟通机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和欧亚经济一体化等。  总的来说,中俄两国双边关系还存在进步的空间。目前国际形势纷繁复杂,中俄两国都面临着一些挑战,两国还可以更加全面、深入地展开合作。  关于美国大选:“我们并不支持特朗普”“希拉里是个乏味无聊的好学生”  问:美国大选似乎与俄罗斯息息相关。希拉里和民主党因“邮件门”丑闻颇受争议,他们表示这是俄罗斯授意黑客进行的攻击行为,指责俄罗斯操控美国大选。你如何评价这一事件?俄罗斯是如何看待美国大选的呢?  答:美国民主党当然可以空口无凭地指责普京总统,但目前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普京总统曾下令或者花钱指使黑客去攻击民主党的邮箱系统。我觉得,希拉里方就是想拿俄罗斯树靶子,主要目的有二:首先,被爆料的邮件中有许多内容是违规甚至邪恶的,美民主党提俄罗斯和普京是为了转移公众的注意;其次,民主党是想通过此举将俄罗斯与对手特朗普扯上关系,他们想让美国人民认为:特朗普是受普京操控的。可是,普京只是俄罗斯的总统,哪有那么大能力呢?  俄罗斯对这项指控当然是不接受的,这样的言论让人不悦。普京针对美国大选的相关发言总是非常谨慎、克制。他说,美国大选是美国的内政,俄罗斯不会、也不能施加任何影响。俄罗斯政府从未对美国两位候选人给予什么官方的评价,所以,不能简单地认为俄罗斯支持特朗普。俄罗斯媒体更喜欢报道特朗普,那是因为特朗普对俄罗斯的态度更开放、友好。  问:美国媒体还称,特朗普对普京评价很高,与俄罗斯政府过从甚密。请问,这是真的吗?如果特朗普真的当选美国总统,你觉得他会采取更加亲俄的方针么?  答:如果把美国政客比作一个班级里的学生的话,希拉里·克林顿就是那种永远坐在第一排的好学生:她做事永远井井有条,认真上课、做完所有作业,能答得出老师提的所有问题。这种勤勉的好学生乏味又无聊,班里同学也许不喜欢她,但又都很尊敬她,因为她成绩好、懂得多。总的来说,希拉里是个靠谱的人,她明白上任后需要采取什么样的政策,轻易不会动摇。对于俄罗斯来说,她会是一个强硬的、不好合作的领导人。我认为,可能会比奥巴马总统更加难以合作。但总的来说,她的对俄方针不会有太大的偏离。  而唐纳德·特朗普是永远坐在班里最后一排的小混混:他上课不好好听讲,整天逗弄女孩、说一些危言耸听的话,你也不知道他会闹出什么事情来。虽然他现在的态度看起来更加亲俄,但很难预测,如果他当选美国总统后,他到底会采取怎样的政策。  总的来说,如果是希拉里的话,我们能更加确定她的态度和方针;如果是特朗普的话,俄美关系会有更多的可能性。如果想要规避风险的话,我觉得人们应该支持希拉里;如果想要冒着大战的风险改变现状的话,那可以选特朗普。  问:有很多俄罗斯人都支持特朗普。  答:啊,那是因为他们比较喜欢特朗普的个性吧。毕竟,特朗普与其他政客相比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他什么都敢说,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我想,美国有许多人支持他,也是因为他表现出反传统政客的形象:他不打官腔,说出了许多美国人心里所想但却不敢说出来的话。这是他的优势。但我觉得,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总统的可能性还是更大一些。  关于叙利亚:“美国国务院希望与俄进行和谈,可美国国防部并不这样想”  问:ISIS在叙利亚、伊拉克等国的行动严重影响到了全球的安全和稳定。俄罗斯军队因此在叙利亚展开了一系列军事行动,西方却对此提出了反对和质疑。你认为俄军的这些军事行动是必要的吗?  答:首先,要说明的一点是,叙利亚对俄罗斯具有十分特殊的意义。目前,不包括俄军中的其他独联体国家的士兵,约有3000-5000名俄罗斯士兵在叙利亚作战。我们派兵叙利亚,是希望帮助稳定中东局势,不让战火烧到俄罗斯,保证俄罗斯边境的安全和稳定。  如今,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在中东横行霸道,这是各国始料未及的。包括美国、俄罗斯在内的各国都在想办法帮助叙利亚、伊拉克与IS对抗。在进行军事行动的过程中,各方都存在一些失误,造成了不必要的伤亡。但目前,我们还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来规避误炸。  如果与西方国家展开更加有成效的合作,我们对恐怖分子的空中打击也许会更加精准、高效,也许能够避免大量叙利亚无辜人民的伤亡。遗憾的是,在叙利亚的军队目前分为两个阵营:一方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方是俄罗斯、伊朗等国。这种情况特别不正常,在历史上此类情形都导致了问题的恶化。我认为,这种现状应该得到改变。  问:俄外交部10月18日表示,美军的行动可能会影响叙利亚和平协定的实现。如何评价美军在叙利亚展开的军事行动?在反恐问题上,俄军可能和美军展开合作么?  答:我首先谈一谈俄罗斯对于美军的看法。从一方面来说,俄罗斯政府是认可美方在此事上的诚意和态度的。美国国务卿克里在和平协定一事上做出了很多努力,也与俄方进行了一系列漫长而复杂的会谈。应该说,双方都有达成一致的诚意。然而,俄方认为,美国难以完全履行叙利亚和平协定中的相关条例。  首先,达成的协定中没有对“谁是正义的军队”和“谁是极端组织”做出规定。直到目前,我们还是不清楚究竟哪些武装是恐怖组织。目前,叙利亚境内有7000多名武装分子,其中有些是正规军,但有些根本就是流氓、强盗。  其次,俄军的将领对美军是有不满的。之前,我们达成停火协定,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就遵照协定、立即停火了,但是美军和反对派却并没有照做,趁机扩大势力范围。这样的事件导致我们对美军不能完全信任。  此外,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俄政府认为尽管美国外交部希望与俄进行和谈,但美国防部并不这样想,美军并不希望在叙利亚问题上与俄军展开合作。他们不相信我们,认为俄罗斯人只会欺骗他们。因此,美军在叙利亚的许多问题上对俄军采取的是敌对和怀疑的态度。先前,美军战机在叙利亚政府军和俄军控制区域投放了炸弹,美军宣称是失误,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操作失误。  关于与西方的关系:“我们请求西方国家不要发动战争”、“改善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势在必行,但这一议题无法立刻达成”  问:因为叙利亚和乌克兰等问题,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目前比较紧张。英国媒体《独立报》甚至请求俄罗斯,不要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你对这样的言论是怎么看的?  答:确实,俄罗斯和北约各国在中东的问题上存在一些矛盾和纠纷。比如,北约呼吁在叙利亚建立禁飞区。在这个禁飞区,俄罗斯和叙利亚军队的飞机都应该禁飞。俄军在这一点上似乎并没有与西方达成一致。此类的分歧都是存在的,我当然希望各方能够进行会谈,在这些问题上达成共识。  不过,之前俄罗斯与其他国家在其它地方也发生过冲突,问题最终得到了解决,并没有引发大战。差不多一年前,土耳其击落了俄罗斯的战斗机。这在当时引起了俄土双边关系严重的危机,但俄罗斯并没有因此对土耳其发动战争。我认为,俄罗斯在此类问题上还是足够克制的。  如今世界形势混乱,爆发世界大战的隐患是存在的。如果说英国请求俄罗斯不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那么我们也要请求西方国家不要发动战争。毕竟,参与军事行动的双方都需要付出努力,针对战事加强沟通、及时交换信息、建立预防危机发生的协商机制,这样才能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和摩擦发生。我们都知道应该怎么做,我们也想要避免重蹈冷战的覆辙,但不是所有的西方国家都愿意坐下来、与我们进行和谈。  问:如今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很紧张。你认为应该如何缓和与西方的矛盾?如何改善与西方的关系?  答:就目前而言,俄罗斯还不会提出什么具体的会谈倡议。西方各国的政局都处在更替变化的阶段,除了美国大选,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德国等重要欧洲国家也将完成新旧领导人的更替。随着新的领导人上台,各国的外交政策也将会有相应的变化。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先保持观望,看各国是谁上台,因为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对俄态度。  当然,也有人说,我们现在有中国这个盟友,我们不需要与其它国家合作了。但是,俄罗斯是个很大的国家,横跨亚欧两个大洲,地缘政治复杂。我们不能只与东边的邻国交好,也要与西方国家搞好关系。如今,冷战的阴云又重回世界:许多西方媒体肆意宣泄反东方的情绪;而许多俄罗斯媒体也有大量反西方的报道。这些报道使得人们形成了某种刻板印象,加深了东西方之间的隔阂。  总的来说,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会影响到世界和平的进程,意义十分深远。因此,改善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势在必行,但这一议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无法立刻达成。

   文|童彤  “大家都在夸希拉里,我想发出点不同的声音,”10月23日,北京大学“北阁对话”的公开论坛上,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安德烈·科尔图诺夫在自己的发言环节这样说道,“我不是说特朗普比希拉里好,但是特朗普确实更加灵活。” 话毕,坐在旁边的英国前外交大臣大卫·米利班德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公开论坛上,各与会嘉宾关于美国大选都发言表达了对希拉里的赞赏,只有科尔图诺夫对两位候选人不置可否。论坛外,他却表示,俄罗斯并不支持特朗普,希拉里当选的可能性更大。  安德烈·科尔图诺夫毕业于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现任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曾在前苏联科学院美加研究院获得副博士学位的科尔图诺夫对美俄关系、国际事务都有着自己的研究和见解。  10月21-23日,科尔图诺夫先生应邀参加了北京大学“北阁对话”第三届年会。会议期间,他畅谈俄罗斯在国际社会的处境和立场,也对有关中俄合作、美国大选、叙利亚问题及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的相关话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关于中俄合作:“中俄民间的交流合作不够充分和完善”  问:中俄两国友谊源远流长,目前更是“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在国际事务方面,两国可以进行哪些合作?  答:首先,你提到了中俄两国的友谊。中国和俄罗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国家,历史发展进程不同,国情也迥异。近几年来,中俄两国的双边关系取得了较大进展,但仍旧存在一些问题。在经贸领域,双边合作的机制还有待加深;而在人文领域,中俄两国的合作还停留在政府层面。因此,尽管两国关系“又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处于历史最高水平”,但中俄民间的交流与合作仍旧不够充分和完善。我认为,我们两国的双边关系仍旧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和可能。  在国际事务领域,中俄两国也有较大的合作空间,例如:与恐怖主义、极端主义作斗争、维护周边地区和国家的安全和稳定等。比如说,中亚地区,这一地区既是俄罗斯利益相关的地区,又与中国的利益相关。中俄两国在中亚地区的地缘政治和经贸关系上可以进行合作。具体的合作形式,主要还是在各国际组织和区域一体化组织的框架下进行,比如: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沟通机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和欧亚经济一体化等。  总的来说,中俄两国双边关系还存在进步的空间。目前国际形势纷繁复杂,中俄两国都面临着一些挑战,两国还可以更加全面、深入地展开合作。  关于美国大选:“我们并不支持特朗普”“希拉里是个乏味无聊的好学生”  问:美国大选似乎与俄罗斯息息相关。希拉里和民主党因“邮件门”丑闻颇受争议,他们表示这是俄罗斯授意黑客进行的攻击行为,指责俄罗斯操控美国大选。你如何评价这一事件?俄罗斯是如何看待美国大选的呢?  答:美国民主党当然可以空口无凭地指责普京总统,但目前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普京总统曾下令或者花钱指使黑客去攻击民主党的邮箱系统。我觉得,希拉里方就是想拿俄罗斯树靶子,主要目的有二:首先,被爆料的邮件中有许多内容是违规甚至邪恶的,美民主党提俄罗斯和普京是为了转移公众的注意;其次,民主党是想通过此举将俄罗斯与对手特朗普扯上关系,他们想让美国人民认为:特朗普是受普京操控的。可是,普京只是俄罗斯的总统,哪有那么大能力呢?  俄罗斯对这项指控当然是不接受的,这样的言论让人不悦。普京针对美国大选的相关发言总是非常谨慎、克制。他说,美国大选是美国的内政,俄罗斯不会、也不能施加任何影响。俄罗斯政府从未对美国两位候选人给予什么官方的评价,所以,不能简单地认为俄罗斯支持特朗普。俄罗斯媒体更喜欢报道特朗普,那是因为特朗普对俄罗斯的态度更开放、友好。  问:美国媒体还称,特朗普对普京评价很高,与俄罗斯政府过从甚密。请问,这是真的吗?如果特朗普真的当选美国总统,你觉得他会采取更加亲俄的方针么?  答:如果把美国政客比作一个班级里的学生的话,希拉里·克林顿就是那种永远坐在第一排的好学生:她做事永远井井有条,认真上课、做完所有作业,能答得出老师提的所有问题。这种勤勉的好学生乏味又无聊,班里同学也许不喜欢她,但又都很尊敬她,因为她成绩好、懂得多。总的来说,希拉里是个靠谱的人,她明白上任后需要采取什么样的政策,轻易不会动摇。对于俄罗斯来说,她会是一个强硬的、不好合作的领导人。我认为,可能会比奥巴马总统更加难以合作。但总的来说,她的对俄方针不会有太大的偏离。  而唐纳德·特朗普是永远坐在班里最后一排的小混混:他上课不好好听讲,整天逗弄女孩、说一些危言耸听的话,你也不知道他会闹出什么事情来。虽然他现在的态度看起来更加亲俄,但很难预测,如果他当选美国总统后,他到底会采取怎样的政策。  总的来说,如果是希拉里的话,我们能更加确定她的态度和方针;如果是特朗普的话,俄美关系会有更多的可能性。如果想要规避风险的话,我觉得人们应该支持希拉里;如果想要冒着大战的风险改变现状的话,那可以选特朗普。  问:有很多俄罗斯人都支持特朗普。  答:啊,那是因为他们比较喜欢特朗普的个性吧。毕竟,特朗普与其他政客相比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他什么都敢说,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我想,美国有许多人支持他,也是因为他表现出反传统政客的形象:他不打官腔,说出了许多美国人心里所想但却不敢说出来的话。这是他的优势。但我觉得,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总统的可能性还是更大一些。  关于叙利亚:“美国国务院希望与俄进行和谈,可美国国防部并不这样想”  问:ISIS在叙利亚、伊拉克等国的行动严重影响到了全球的安全和稳定。俄罗斯军队因此在叙利亚展开了一系列军事行动,西方却对此提出了反对和质疑。你认为俄军的这些军事行动是必要的吗?  答:首先,要说明的一点是,叙利亚对俄罗斯具有十分特殊的意义。目前,不包括俄军中的其他独联体国家的士兵,约有3000-5000名俄罗斯士兵在叙利亚作战。我们派兵叙利亚,是希望帮助稳定中东局势,不让战火烧到俄罗斯,保证俄罗斯边境的安全和稳定。  如今,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在中东横行霸道,这是各国始料未及的。包括美国、俄罗斯在内的各国都在想办法帮助叙利亚、伊拉克与IS对抗。在进行军事行动的过程中,各方都存在一些失误,造成了不必要的伤亡。但目前,我们还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来规避误炸。  如果与西方国家展开更加有成效的合作,我们对恐怖分子的空中打击也许会更加精准、高效,也许能够避免大量叙利亚无辜人民的伤亡。遗憾的是,在叙利亚的军队目前分为两个阵营:一方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方是俄罗斯、伊朗等国。这种情况特别不正常,在历史上此类情形都导致了问题的恶化。我认为,这种现状应该得到改变。  问:俄外交部10月18日表示,美军的行动可能会影响叙利亚和平协定的实现。如何评价美军在叙利亚展开的军事行动?在反恐问题上,俄军可能和美军展开合作么?  答:我首先谈一谈俄罗斯对于美军的看法。从一方面来说,俄罗斯政府是认可美方在此事上的诚意和态度的。美国国务卿克里在和平协定一事上做出了很多努力,也与俄方进行了一系列漫长而复杂的会谈。应该说,双方都有达成一致的诚意。然而,俄方认为,美国难以完全履行叙利亚和平协定中的相关条例。  首先,达成的协定中没有对“谁是正义的军队”和“谁是极端组织”做出规定。直到目前,我们还是不清楚究竟哪些武装是恐怖组织。目前,叙利亚境内有7000多名武装分子,其中有些是正规军,但有些根本就是流氓、强盗。  其次,俄军的将领对美军是有不满的。之前,我们达成停火协定,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就遵照协定、立即停火了,但是美军和反对派却并没有照做,趁机扩大势力范围。这样的事件导致我们对美军不能完全信任。  此外,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俄政府认为尽管美国外交部希望与俄进行和谈,但美国防部并不这样想,美军并不希望在叙利亚问题上与俄军展开合作。他们不相信我们,认为俄罗斯人只会欺骗他们。因此,美军在叙利亚的许多问题上对俄军采取的是敌对和怀疑的态度。先前,美军战机在叙利亚政府军和俄军控制区域投放了炸弹,美军宣称是失误,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操作失误。  关于与西方的关系:“我们请求西方国家不要发动战争”、“改善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势在必行,但这一议题无法立刻达成”  问:因为叙利亚和乌克兰等问题,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目前比较紧张。英国媒体《独立报》甚至请求俄罗斯,不要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你对这样的言论是怎么看的?  答:确实,俄罗斯和北约各国在中东的问题上存在一些矛盾和纠纷。比如,北约呼吁在叙利亚建立禁飞区。在这个禁飞区,俄罗斯和叙利亚军队的飞机都应该禁飞。俄军在这一点上似乎并没有与西方达成一致。此类的分歧都是存在的,我当然希望各方能够进行会谈,在这些问题上达成共识。  不过,之前俄罗斯与其他国家在其它地方也发生过冲突,问题最终得到了解决,并没有引发大战。差不多一年前,土耳其击落了俄罗斯的战斗机。这在当时引起了俄土双边关系严重的危机,但俄罗斯并没有因此对土耳其发动战争。我认为,俄罗斯在此类问题上还是足够克制的。  如今世界形势混乱,爆发世界大战的隐患是存在的。如果说英国请求俄罗斯不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那么我们也要请求西方国家不要发动战争。毕竟,参与军事行动的双方都需要付出努力,针对战事加强沟通、及时交换信息、建立预防危机发生的协商机制,这样才能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和摩擦发生。我们都知道应该怎么做,我们也想要避免重蹈冷战的覆辙,但不是所有的西方国家都愿意坐下来、与我们进行和谈。  问:如今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很紧张。你认为应该如何缓和与西方的矛盾?如何改善与西方的关系?  答:就目前而言,俄罗斯还不会提出什么具体的会谈倡议。西方各国的政局都处在更替变化的阶段,除了美国大选,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德国等重要欧洲国家也将完成新旧领导人的更替。随着新的领导人上台,各国的外交政策也将会有相应的变化。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先保持观望,看各国是谁上台,因为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对俄态度。  当然,也有人说,我们现在有中国这个盟友,我们不需要与其它国家合作了。但是,俄罗斯是个很大的国家,横跨亚欧两个大洲,地缘政治复杂。我们不能只与东边的邻国交好,也要与西方国家搞好关系。如今,冷战的阴云又重回世界:许多西方媒体肆意宣泄反东方的情绪;而许多俄罗斯媒体也有大量反西方的报道。这些报道使得人们形成了某种刻板印象,加深了东西方之间的隔阂。  总的来说,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会影响到世界和平的进程,意义十分深远。因此,改善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势在必行,但这一议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无法立刻达成。

俄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我们并不支持特朗普

俄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我们并不支持特朗普

俄国际事务理事会主任:我们并不支持特朗普

>> 不是您想要的?去 代理百家乐 浏览更多精彩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相关作文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 2017-01-23

代理百家乐,代理百家乐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站长联系

版权所有 @ 代理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