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_正文标题> - 会泽娱乐城
2016-12-09 跨尘文学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在左,情在右

逝去的容颜,在脑海中呈现出迷茫的影子,夜下的小桥,已不复当年模样。清冷的夜,总是不能催人成眠。似乎失眠已经成了习惯,孤独的时候,才会忆起伊人的绝代风华。又会勾起那隐隐作痛的心。

回到家里,整赶上第二天私塾老师有事情,不能上学。等到了吃完中午饭了,妈妈想起来让小子牙问的事情了就问:我昨天让你问的事情问了吗?小子牙说:问了,那个白胡子老爷爷说我将来能当皇帝。子牙母亲当时正在刷碗,洗筷子,听儿子说他将来能当皇帝,就顺势把筷子往锅沿儿上摔了三下,并且边摔边说:这下我儿子可是有出息了,将来有仇报仇,有冤伸冤。只听到锅底发出闷雷般的响声,就连天空也跟着炸响这一摔可不好,惊动了天庭。

我记得小时候,也是她年轻的时候,她总是不停的抱怨,然后无休止的伤心。或许她真的后悔过嫁给我爸,就像她发火的时候所说的那样。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吵,一次又一次的闹离婚。这种半死不活的折腾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他们痛苦,我也很痛苦。在我对于他们的战争已经绝望的时候,我甚至悄悄地对自己说:你们要离就离吧。

有的事情渐渐变得淡没,虽然我们的大脑留过他的记忆,但是有谁又会记得它是以什么样的姿态让自己有所纪念呢?

但由于当时萧氏年纪太小,再者,杨广还驻守在离京城建康(南京)有一段距离的扬州。所以当萧氏被接入宫后并没有马上完婚,而是交由皇后独孤伽罗照管。

晚上,的叫声此起彼伏,月光从窗口泻了进来。嫣子姑娘跟姊姊小声地讲着话。我听着听着,就渐渐睡着了。

多少年没有听到妈妈说话了,还有对我们姐弟妹们小名的亲切呼唤。那亲切的呼唤像鼓励,时刻提醒着我们要好好学习,取得优异成绩;像号角,指引我们莫贪玩,早回家;像鞭策,督促我们勇敢向前;像温柔的梦乡,让我们甜美地酣睡。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

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